页面版权所有 © 厦门路峰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闽ICP备2021008846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厦门

 

0

手机端网站a

手机端网站

微信公众号

0592-5928068

最新资讯

Latest News

时政要文
工程信息
>
>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这才是中国制造的真实现状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这才是中国制造的真实现状

作者:
来源:
2021/04/29 22:56
浏览量

3月27日,朱镕基之子、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2021中国实体经济论坛——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上发表精彩演讲,他对中国经济发展有深入研究和独特见解,思想潮推荐阅读。

 
朱云来演讲全文如下:
 

我最近做了一个有关过去30年全世界经济主要情况的分析。我想首先给大家展示这张图,蓝色的曲线是我们过去30年的经济产值增长,黄色和紫色分别代表货币发行总量和债务总量。

可以发现一个特点,就是在2008年之后,这个世界经济与货币,蓝色和黄色两条曲线发生很大的分歧。或者反过来看,2008年之前二者发展比较均衡。经济在增长,货币总量也在同步增长,但2008年后二者增速差异越来越大。
 
当然,2008年开始是由于经济危机的突发因素,政府大力度参与、稳定经济可以理解。但随着时间不断延长,货币好像一直保持高增长。而经济增长却并没有如预期地提速。
 
实际上,我觉得前面讲到很多问题,如制造业的下降,其实可能也有这个金融环境影响。因为不断扩大的货币供应(亦即信贷扩张),往往会被用来增加投资新产能,挤压原有产业,出现过度投资等问题。
 
为什么要救助?因为企业或市场出现问题,但救得越多,有形之手干预越多,想救的却越不容易独立成长。范秘书长刚才也从更宏观角度讲到的,对此我深有体会,这是很重要的问题,且全世界都有这样的问题。
 
它的背景是什么?银行信贷不断扩大。因为政府在推动宽松,希望促进发展。银行扩贷,企业就更易实现更多新的投资机会。
 
但这有个经济学的道理,比如此前几年你投的某个项目,当时资金的成本7%-8%,现在降三个点,从个体角度来讲,新的同类投资更有竞争力,新投资也许马上会变成产值,政府也乐见其成。
 
虽然实际上行业总体过剩,但老产能的资本成本更高,竞争不过。新产能可能还会因为有相对更新的技术,更好的生产效率而产生一个时间后发的优势。
 
最近大家一直讨论政府提出的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面图上展示了我国总能耗和总排放。对能耗的统计,根据化学分子式大概一吨标准煤的消耗大约是2倍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加了两个氧。中国现在正在积极树立清洁环境的意识,参与到全球大气治理体系中。
 

这是个全球问题,对我们实业又提出一个巨大挑战。刚才前面有嘉宾也讲了,让它少吃,但又要它跑得快是有困难的。降低消耗同时提高产业增长可能会不容易。

回顾过去20年,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是非常巨大,我们经济占全球比重从20年前的4%左右提高到2020年的18%,其中制造业是做了突出贡献的。

从下图中制造业产值占全球比提高速度更快的事实就是证明。

相应地,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地位也显著提高。下面这张图是世界银行公布的。2000年的时候,日本在全球供应链中还很重要,而当时的中国规模影响还很小。但到了2017年,中国已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节点之一,格局已有所演变。

除了世界的供应链中心随着世界经济贸易发展而发生转移外,我国的外贸也有了系统的演变。在2008年之前已经是比较系统地在增长,参与到全球贸易的主链中了;但2008年之后实际上还是有些变化,外贸在我国经济经济中的占比有所下降。

当前外贸的大形势还是稳定的,但未来面临的国际形势变化挑战可能很大。这种挑战也可能对产业结构有所冲击。从全球来看,制造业在70年代的时候还占全世界经济的26%,现在只有17%。
 
制造业逐渐下降伴随着经济发展的程度和服务业占比的逐渐提高,制造业相对降低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我认为制造毕竟还是一个最核心的基础能力。至少要有足够的食品加工能力,这个是最基本的立国之本,不是说我们不可以利用世界的供应链,但关键的时候还是要看自己是否有能力独立完成制造。

刚刚那张是整体的趋势,这张是世界五个最大制造国的制造业占经济比重情况,近三十年来总体比例变化的大方向都是在下降。

而从更长期来看,刚才已谈到的减排挑战,政府已制订了明确的达峰中和目标,即使按中间基准情形测算,对制造业的生产成本可能都会有进一步压力,需要及早调整适应新要求。

最后再看一下中长期人口的挑战,人口减速也有三种不同情形的估计,按基准来说,我们人口达峰可能与碳排放达峰是同步的,是叠加影响。因为人口逐步达峰转为负增长也对未来发展影响很大。
 
首先劳动力的供给增长将变得更有限,其次达峰伴随人口结构老龄化加速,将影响总需求规模及结构,这些对我们现有的实体经济都可能产生巨大压力,包括房地产、以及地产链条相关的制造业等都会随着人口变化而受影响,毕竟人口是住房的基础。
 

进而,由于住房在当前经济结构中的地位,会传导人口挑战,进一步从各个方向影响到相关制造业。

最后简单总结几点,一个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长足进步,占据了重要的经济地位。但当前也面临新的国际形势、减排要求及人口结构等环境变化,制造业要继续提升还面临很多挑战。
 
我还想再强调一下,我们的产业体系还是要有一个系统科学的技术评估,到底我们的制造体系是怎样的?我们的技术依赖关系?什么是核心技术?它们的相互之间的依赖关系?我们核心的技术攻关领域应包括哪些?我们其他有可能选择的路线等等关键问题。
 

个人感觉这方面不够系统,也没有一个长效的机制。这么多复杂的问题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需要执行过程中不断反馈,按新情况不断调整,需要建立系统的机制研究讨论。

其实从更宏观来看,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走向等问题,都需要建立一个比较体系化、长效化的讨论机制,能不断发现问题,发出警报,并组织相关各方参与讨论,共同探讨可能的几个解决方案供最终综合决策,这是很重要的。
 
另外产业提升也需要关注遵循市场规律。不能为了救急就不管基本的经济规律、成本、收入测算。要对未来市场的可持续化发展方向做扎实有效的调研,并进行一个深入系统的分析论证。一切从市场需求出发。
 

过去觉得投资就是需求,但过去中国投资,重点是参与世界市场,那是因为咱们参与世界共赢,给别人生产的,大部分不一定是自己要用的。但是现在经济体量已相当大了,必须变成真正的以自己为主的经济循环了。

投资本身不是需求,最终市场需求才是真正的需求,投资是为了满足这个需求而需要的一个必要成本。带着这样的概念去分析市场,就不难发现经济怎样发展才能持续持久。
 
即使极端假设,各方面环境恶化、市场更艰难,也需要辩证法看待问题。想救所有的企业,因为艰难大家日子都不好过;这时就需算一笔账。现在我们比20年前、30年前、40年前的自我调整能力还是大大加强的。
 
假如说受影响1亿人口,也就是1亿人口需要调整岗位的话,1亿人口平均基本消费2万/年,这与100万亿的经济体量比,可能还是可以承担的。如果把思维放得更开一点,我们到底需要多少增长才合理,可能是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问题。
 
老百姓的真实需求,从衣食住行到住房养老,到底需要怎样的规模和增长节奏,怎么来科学地计算设定经济总体目标,平衡人们生活的全面发展才是核心问题。
 
总而言之,能够让老百姓的生活无忧,还能不断有所提升,这应该是经济发展的最好衡量和最终目标,谢谢大家!
 
(转自:2021中国实体经济论坛)

 

 

我要评论
已有
位网友参与讨论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
发表留言
全部评论
发表时间
点评数量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