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版权所有 © 厦门路峰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闽ICP备2021008846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厦门

 

0

手机端网站a

手机端网站

微信公众号

0592-5928068

最新资讯

Latest News

时政要文
工程信息
>
>
福建柘荣:法院副院长与“老赖”是股东 强制执行五年无果

福建柘荣:法院副院长与“老赖”是股东 强制执行五年无果

作者:
来源:
新浪微博
2019/10/25 19:49
浏览量
2013年1月就达成和解的民事案件,至今近七年过去了,结果债权人连一分钱都没拿到。

2013年1月就达成和解的民事案件,至今近七年过去了,结果债权人连一分钱都没拿到。法院强制执行,要求提取债务人在水电站的股权分红。

数年来,尽管水电站每月都分红,且属于被执行人的分红款高达163万元,但债权人仍拿不到执行款。

原来,法院三名副院长与“老赖”都是股东关系,其中一个还是现任分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财务报表显示,163万元的分红款被他们等17人给瓜分了。

强制执行至今月月分红但五年拿不到执行款

福建柘荣的陈开福,因经商缺乏资金,于2009年至2011年4月间向吴清华借款125万元。此后,陈开福仅偿还了20万元。

为此,吴清华向柘荣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将陈开福之妻张雅秀列为共同被告。

在柘荣法院的主持下,吴清华与陈开福、张雅秀夫妇于2013年1月30日达成和解,由陈开福、张雅秀于2014年9月30日前分期偿清吴清华的借款;在上述还款期限内不计利息,超过上述还款期限的,则从调解书生效之日起按2.5%计算利息,并有权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为保证还款,张雅秀同意以其持有的柘荣县广鸿水电有限公司30%股权作为担保,若陈开福、张雅秀不能按时还款,则该股权份额由吴清华处置。柘荣法院为此作出了“(2013)柘民初字第10号”《民事调解书》。

 

截至2014年9月30日,陈开福、张雅秀夫妇仍拒绝还款,于是吴清华便向柘荣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依法裁定“提取被执行人张雅秀在柘荣广鸿水电有限公司每月售电收入的31.25%”。

此后,历经广鸿水电公司等案外人的执行异议,最终柘荣法院于2016年5月12日作出“(2014)柘执字第12-8号”《执行裁定书》:“提取被执行人张雅秀在柘荣广鸿水电有限公司享有31.25%股份的每月纯利润收益。”

可是,强制执行五年来,就算最后裁定执行至今也超过三年,尽管广鸿水电每月都在分红,但申请执行人吴清华就是拿不到执行款。

副院长与“老赖”是股东法院处理临时工

明明水电站每月都在分红,但申请执行人就是拿不到执行款,法院严重消极不作为,相关执行人员可能涉嫌执行判决、裁定失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犯罪。为此,吴清华便向各级纪检监察、检察机关提出控告和信访。几年下来,吴清华已被当成当地的“重点维稳对象”。

2019年7月1日,自称“柘荣法院监察室”的一女同志致电吴清华,称他向上级纪检监察机关控告柘荣法院消极执行的材料已转到柘荣法院纪检组,纪检组已对此立案并调查处理。

纪检组认为,执行协办人员游禄生消极不作为,经院党组研究决定给予其行政警告处分,并调离执行岗位;对分管领导及主办人员,已作谈话处理。

执行主办法官、分管领导都没事,协办人员却被警告处分,那么这个协办人员“游禄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吴清华提供的数份法律文书上,均找不到“游禄生”的名字。也就是说,游禄生根本就不是执行法官,连书记员都不是;但柘荣法院公开资料显示,游禄生的身份是“干警”。

吴清华称,实际上游禄生只是柘荣法院的职工,并不具备员额法官身份。正因为他是个类似无关紧要的“临时工”,所以法院用他当“替罪羊”,这种处理结果避重就轻,对法院任何人都没影响。

那么谁才是该执行案的关键人物呢?柘荣县广鸿水电有限公司“广鸿水电资证第4-2号”股权证表明,一个名叫“许启炜”的人为该公司股东,投资金额为722万元。

巧合的是,柘荣法院分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也叫许启炜。吴清华称,其实这是同一人。

也就是说,许启炜副院长是广鸿水电的股东,而被执行人张雅秀在广鸿水电亦持股31.25%,许副院长与被执行人张雅秀之间实际上是股东关系。

此外,分红财务报表还体现了两个与柘荣法院有关的名字:孔宪生、游文清。

公开资料表明,孔宪生、游文清二人均曾任柘荣法院副院长。据称,目前游文清已调离柘荣法院,但孔宪生仍为该院副院长。

自2014年以来,广鸿水电属于被执行人张雅秀的163万元分红款,全部被孔宪生、游文清等17人给瓜分了,从而导致申请执行人吴清华拿不到半分执行款。

试想,“老赖”与法院三名副院长都是股东关系,且“老赖”的分红款都被他们等人冒领瓜分,其强制执行结果可想而知。

在吴清华的不断信访和控告下,2019年7月9日,柘荣县人民检察院以“柘检民(行)执监[2019]35092600002号”检察建议书,向柘荣县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但检察建议发出至今又两个多月过去了,法院的执行工作仍然毫无进展。

法学专家指出,有能力执行而长达五年拒不执行,陈开福、张雅秀夫妇已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法院应当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依法侦办。同时,法院相关执行人员还有可能涉嫌执行判决、裁定失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犯罪。

当然,如果柘荣法院拒绝移送,其相关人员又与被执行人共同实施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也应当将相关人员作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今年以来,福建全省法院系统开展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行动,各级法院成绩斐然。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一个月月分红的执行案件,柘荣法院却五年执行不了,其中“老赖”与三名副院长是股东、相关人员冒领被执行人分红款等问题,值得深思。

不仅如此,在广鸿水电公司入股的公职人员,还远不止柘荣法院的三名副院长,参与分红的公职人员,都是柘荣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

为此,关于广鸿水电和柘荣法院更多的问题,我们将进一步揭露!(法治快报)

我要评论
已有
位网友参与讨论
验证码
换一张
验证码错误!
发表留言
全部评论
发表时间
点评数量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